浴火

这里是某偶有脑洞然后手痒痒的写手,文章大概不定时更新emm。

【小狐丸×女审神者】消逝

ooc预警.私设预警.大概从下一章开始会涉及一部分主线剧情x

[四]

过了大概一两个月的时间,本丸内的伙伴以每天一或两把刀的速度增添着,慢慢壮大了起来,最初的六把刀也有了可以休息的间隙。药研藤四郎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研究上,烛台切光忠也可以更认真的做着美味佳肴,小狐丸仍然每天盼望着光忠的油豆腐,并且时不时的到审神者的房间里窜门。小短刀们时常在本丸的庭院中玩耍,给这里带来了许多的活力。

生活平凡而毫无波澜。

审神者一开始兴许是认为自己可以照顾自己,并未安排近侍。但也就是在最近,付丧神们逐渐多起来的时候,因耐不住压切长谷部的强烈要求,最终决定以番号为顺序,一周一位付丧神服侍在旁,而不去固定唯一的某位。据看完了整个过程的小狐丸醉酒时言之,审神者在压切长谷部用强硬的言语说出建议的时候是坚决不同意的,但在长谷部说出“可是我担心主劳累过多啊...。”时,沉默了好一会儿但还是同意了,导致现在几乎全本丸的人几乎都明白要怎么与审神者相处。

而当初被审神者允许在旁观看,造成这个后果的罪魁祸首,此时正作为近侍待在审神者的旁边看着她处理本丸内的大小事务,小狐丸确实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料子。当然审神者也并不希望近侍帮上什么忙,倒不如说这样正好,以免她的心中拥有了惰性。

“明天的人员安排...得让出征或远征的队伍得到休息才行。今天一期一振带领的远征队伍快要回来了,不知道中午有没有好好吃光忠的饭团,但是吉行和兼定应该没有再次产生新的矛盾吧。新来的小藤四郎们也是时候该出去历练一下了,整天玩耍可无法面对突发状况...”

审神者几乎可以说是忽视了小狐丸的存在,始终一个人喃喃自语着,笔下不停的‘唰唰’写着,宛若处于无人之境。就算是小狐丸感到无聊,一直在审神者面前来回走着也无法引起她的注意。于是小狐丸只能绕在审神者的身后,把自己的下巴靠在审神者的脑袋上,双手环住审神者的脖子,眼眸微微下垂看着桌上的纸张,白色的头发倾泻而下,撒在审神者的颈间,引得她惊得一怔,这才停下手中的笔叹了口气。审神者也不打算往上看去,左手放在小狐丸交叉在自己脖子前的双臂上,右手向上抚摸着小狐丸的头,有些无奈的说道。

“无聊的话可以找鸣狐一起吃油豆腐喔?我会麻烦光忠帮你做的...虽说他可能很不情愿呢。”

小狐丸没有答话,却也任由着审神者摸着自己的头发,然后自顾自的伸出一只手,拿起桌子上密密麻麻地写了满字的一张纸,先是自己眯起眼看着上面娟秀而较小的字迹,再举着放到审神者的面前。

“给时之政府的报告书是需要写这么多的吗...?”

“那是自然,最近溯时军和检非违使的强度和出没都不稳定,我担心有不符合你们当前能力的任务出现。”

她一把抢过了报告书,便垫在了正在写的人员安排下面,似乎有意不想再让小狐丸拿到。不过小狐丸可是看得清清楚楚,上面连每把刀锻造成功并赋予人形的时间都记得十分详细,甚至都精确到分钟,还记载不少在本丸中有趣的事件,并申请了带对现世感兴趣的加州清光到现世一日游,确实是事无巨细。

审神者向后仰着,头靠在靠椅上,直直望着小狐丸因为不能再靠着审神者,而垂下头看着她的双眼。小狐丸的头发这次垂落在了审神者的脸上,与她淡白的发混杂在一起,却也能很明显的辨别出分别是谁的头发。审神者一脸知道小狐丸已经看过报告书的样子,把手伸长用食指抵在小狐丸的唇前,示意他不能说出去。

“得给清光一个惊喜呢。”

“那我要是说出去了呢?”

小狐丸一把抓住审神者的手,然后放在自己的脸颊旁边磨蹭着。她也没有生气,依然保持着淡然的模样微微笑着,从小狐丸的手中抽开。

“那就没有惊喜了呀。我得重新安排一份礼物了呢。”

这时,她瞥了一眼墙上的钟表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立刻站起身子准备走下楼去,小狐丸也很快反应过来跟上审神者并肩行走着,要知道审神者总是会在队伍远征或出征归来的时候第一个说着“欢迎回来”,时间一直都掐的刚刚好。屋外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,审神者想着一期一振他们应该已经淋到了雨,要准备好毛巾,不由得更快的走着。

等到远征的第二部队的大家都擦干了自己的身子,回到大厅中准备吃晚饭,留下审神者独自站在走廊的时候的时候,狐之助突然跳上审神者的肩膀,低声说着些什么,而审神者则是一脸凝重。她快步走向前扯住小狐丸的衣服,让他弯下身来,在他耳边小声说道。

“麻烦你去把第一部队的大家叫过来,有紧急的任务需要做,回来的时候不需要经过我这里,狐之助会带你们前往战场。记得告诉他们这将是第一次夜战,虽说地方应该不算太强,但也必须处处小心。”

审神者看着小狐丸加快脚步的身影,紧紧抿着嘴唇忍住了想多加叮嘱的冲动。身后晚霞洒满了整个庭院,和细密的雨丝一起,将一切染为红色。

在黄昏之时所将开始的特殊的战斗,将会带来什么呢。

“一定要安全回来啊...。”

逐渐变大的雨声所淹没的,是少女的喃喃细语。

评论

热度(2)